属于双花的十个小片段。

搬个旧文……两年啦

沉忆。:




OOC有。部分摘自原文。
治愈系。不虐。
虐了尽管来查po主的水表。
反正水表在外边(x


===
ONE


数年前的那个夏天,一场混战,最终只有两个人活到了最后。那个肩扛重剑的少年,就那样开着暴走状态冲到了张佳乐的面前。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再战下去的张佳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却听到那人来了一句。

“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
TWO


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第一次线下见面是在盛夏的一天,那天有着明媚的阳光湛蓝的天空还有隐约的蝉鸣。

穿着黑色运动背心的孙哲平大大方方的站在张佳乐面前笑着看着他,完全不像张佳乐那样明显的有些紧张无措。

“张佳乐?嗯,长得还挺好看的。挺配这个名字。”孙哲平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
“你先把手拿开。”


===
THREE


百花战队训练室。

张佳乐操作着百花缭乱丢下数颗手雷,手雷爆炸炸出绚丽的光影而落花狼藉随心所欲的穿梭在充斥着炮火的光影之中,挥舞起的重剑斩出片片血花与光影交织着,被卷入的人无一不是在眩目中迷了眼然后被重剑狠狠地斩杀。

堪称无解。

“大孙,我们给这个打法取个名字吧。”
“你想取什么?”
“嗯...繁花血景?怎么样?”
“不错,好听。”


===
FOUR


团队赛前。

孙哲平朝着攥拳的右手掌心中吹了口气,朝张佳乐举起了手问道。
“紧张不?”
张佳乐笑呵呵的望着他,也举起了手。
“当然不。”

击掌。

“来展示我们的繁花血景吧。”


===
FIVE


孙哲平因手伤而宣布退役的那天,张佳乐送他到了机场。
望着孙哲平裹着绷带的手,张佳乐紧紧的咬着下唇,眼圈红红的。

张佳乐抬头望向孙哲平,目光坚定的说道。
“我一定会率领好百花的。”
“嗯。”
“你要回来。”
“好。”
“繁花血景不会散。”
“一定。”


===
SIX


那一年百花获得了亚军。
张佳乐接到了孙哲平的电话。

“打得很好。”
“嗯,可惜是亚军。”
“总会拿冠军的。”
“嗯。”
不知为何,对面沉默了片秒。
“你的风格变化很大,不累吗。”孙哲平问道。
张佳乐笑笑。
“没关系,那不是你一贯的风格嘛。”
从电话那段传来了孙哲平低低的笑声。


===
SEVEN


张佳乐退役了。

“大孙......”孙哲平的电话中传出张佳乐略带哽咽的声音。
“乐乐。我在。”孙哲平应道。
听到孙哲平声音的张佳乐终于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其实张佳乐很少哭,但是他现在只觉得太累了。他需要宣泄的出口。
孙哲平就那样静静的听着张佳乐的哭声,等片刻后哭声渐渐平息下来,他才极轻的叹了口气。

“你背负的太多了,休息下也好。”


===
EIGHT


网游战场。
一个战斗风格极其狂野粗暴的狂剑挥舞着重剑落到张佳乐的浅花迷人身前,背对着他淡淡开口。

“你在害怕什么?”
“你是谁!”张佳乐惊到。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我只是......”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哦?和你一起吗?”
“可以。”
“你还是那么疯!”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好,来了!”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
NINE


张佳乐回想起了数年前那个夏天的一场混战。
而如今,同样混乱的战场,两人却已各自一方。百花打法依旧炫,重剑血影依旧狂,但繁花血景的盛况,终将不会在此重现。

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抬起手枪,子弹准确的射向战场另一端的再睡一夏。
血花从再睡一夏的身上窜出,飞溅出来。再睡一夏的重剑咆哮着,朝这个方向斩出一记血影狂刀,拦在当前的人立即被一剑斩飞。从再睡一夏那并无表情的角色脸上,张佳乐似乎看到了一丝笑容。重剑扛肩,潇洒转身。

告别过去吧。

再见了!繁花血景。


===
TEN


义斩vs霸图,赛前选手交流。

赛前规定的礼仪性形式,两队队员握手。在轮到最后一个人时,张佳乐和孙哲平碰了面。
张佳乐露出一个笑容。
孙哲平也扬唇笑了笑。
两人伸出的手简单的搭在一起。
“加油。”
“加油。”
转身,背道而行。


===
END
我说吧一点都不虐对不对对不对?

评论
热度 ( 9 )
  1. 沉水一鳞沉忆。 转载了此文字
    搬个旧文……两年啦

© 沉水一鳞 | Powered by LOFTER